返回首页 关于我们 广告服务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河南太康县在新时代出现新版真实 坑害民工人物“黄世仁”

2018-12-18 13:26:17来源:中国大别山新闻网点击:

  本报讯:记者(李  新) 电影《白毛女》里面的反面人物万恶的大恶霸地主黄世仁,上演后在中国引起了强烈震动, 作品中登场的一个虚拟角色,属于反派角色。黄世仁是一个旧社会恶霸地主、老财的典型代表人物,他带领一帮打手无恶不作。该形象象征着封建地主阶级长期压榨贫苦百姓。最典型的是黄世仁雇佣民工干活一年下来,除了勉强糊口外,养家工钱黄世仁会想着法子变本加厉坑害民工,到头来民工还要倒给地主钱。对于这种情况在旧社会是常见的,新中国成立后,共产党消灭了地主阶级的剥削和压迫,人民当家做了主人。通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新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天,在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我们的人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脱贫致富奔小康,“中国梦”在新时代的背景下正在实现。依法治国、从严治党让我们的民族更加繁荣富强。
 
  然而今天,就在河南周口的太康县却上演了一部活脱脱原始版本的荒唐旧社会悲剧,并且有多个部门参加。剧情是一群不远千里的农民工到河南周口太康县来建设太康修路架桥,民工自己凑钱修国家公路桥梁,工程结束了权威部门验收为优良工程,民工垫资好几百万元钱,按照协议该给血汗钱了吧,可是建筑公司项目负责人一分钱也不给,就连民工垫资的钱也不给一分。并且当地法院还判定民工倒给建筑公司老板钱,听起来好像是旧社会的事儿,简直是天方夜谭,但是这确实发生在周口太康县。这群求帮无助到处哀哭的农民工在绝望的最后,无奈将事实真相向本报进行了投诉。
\
农民工修好早已通车的两座大桥
\
优良工程永运河桥
 
  工程连环倒卖挖下深坑陷阱
 
  接到举报,2018年6月10日,记者来到河南周口太康县《太康县永登高速连接线新建工程BT项目》一标段。永运河桥、黑河桥两个早已通车的桥梁,现场见到了该项目建设者包工头向明学、郑孝林、张印龙等等,炎热的中午,他们手拿着纯净水啃着掉渣的凉馒头,坐在桥洞下面木呆地向记者介绍:“我们在2014年六月份,有一个叫代现伟的和一个叫朱仁振(固始县人),由代现伟牵线让朱仁振拿来一份修桥合同,来我们家劝导我们做《太康县永登高速连接线新建工程BT项目》工程,合同是复印件,不懂合同的我们在他们的花言巧语劝说下答应了干这个项目工程。当我们决定干这个工程后,大家分头把自家的房子抵押贷款,又从亲朋好友处借高利息贷款,一共凑了四百多万,前期朱仁振违法拿走了他要求的好处费40万元。此项工程我们又通过朱仁振交了50万元的质保金,质保金交后,我们就带着干活的工人到了太康县永登高速一标段工程部,到地方后一等就是两个月,两个月后才知道收我们质保金的新港实业公司老板周某因骗取被刑拘,最后了解到中标单位不是“新港”而是现在的远华房地产公司,当时我们就不干了,认为一开始我们就被骗,什么时候是结果啊。后来朱仁振感觉问题严重,想法经过该项目工地负责人叫王晓华的介绍,让我们认识了远华房地产公总司经理顾邵阳,在王晓华的带领下顾邵阳巧舌如簧愿意将项目工程交给我们做,并且经过协商顾邵阳答应只要我们接着把工程干下去,他承诺就把那质保金50万元还给我们,当时我们也就同意修建太康县永运河桥和黑河桥,同时顾邵阳给我们签了一份疑是无效的施工合同。(顾邵阳:设置陷阱的重要人物之一),指定他的工地负责人王晓华和我们对接,噩梦从此开始------
 
  开工后,顾邵阳不但没有把那50万元钱给我们,反而又叫我们交给他10万元保证金,当时顾邵阳的老婆李艳华(中国银行太康县支行副行长)给我们开个会,说她在银行上班,让我们放心干不会少大家一分血汗钱,我们都相信她是一个银行行长不会欺骗我们,就是这样在我们农民工看不懂合同的情况下,顾邵阳和他的老婆让我们签了一份《项目部管理目标责任合同》,里面的内容到最后律师才告诉我们,这是一份农民工不应该签订合同,项目部管理合同怎么能让民工签呢?那是管理层的事啊,农民工应该签施工合同,并且这份合同从上到下都是甲方没有一点责任,一切责任都是农民工的,就连甲方到施工现场看看干活情况,农民工都要付钱给甲方,还要管饭,这是多么荒唐啊,旧社会也不是这个样子的,旧社会给地主帮工地主也给饭吃啊。可是在太康县这个工程施工地,农民工饱受折磨,顾邵阳和她老婆李艳华为农民工挖下坑农的陷阱比起旧社会地主老财对待民工更甚。”
 
  强逼威胁民工放高利贷
 
  民工向明学告诉记者:“他们在老家凑过来的钱用完后原本顾邵阳应该拨付工程款了,可是顾邵阳找出种种借口不给钱,大家实在没办法了跪倒求他也无济于事,最后我们赊欠不来材料了只有停工,可是一停工顾邵阳就派来打手给我们送罚款单,停一次罚五万,就这样他们威胁强逼我们,我们无辜被罚多次。到了最后我们实在绝望了,顾邵阳见到实在榨不出钱了,他终于露出了狰狞的恶毒面目,也是他夫妻两个早已谋划好的圈套,假惺惺地来到工地告诉我们,他借钱给我们,但是利息高3-5分,我们为了赶紧想把活干完逃离虎口,答应借他的高利贷。从当时的时间(2014年7月20日)从顾邵阳处陆续借了他七百九十万元高利贷。但是这些借款我们农民工从来没见到一分钱,全部是顾邵阳写的条子让我们签字,他说多少就是多少。到工程结束是(2014年12月30日)全部用款时间是五个月零十天全部利息也就是几十万块钱(国家保护的高利息)。工程结束后按照国家规定,该工程总造价是一千五百万元,我们民工垫资四百万元,加上大家的全部工资,再减去顾邵阳的高利息,我们民工应该得到将近六百七十万元。我们一起找到顾邵阳要钱,顾邵阳和他老婆李艳华一反常态,李艳华当着大家的面高声大叫“我给你们算过了,你们只得一百多万块钱,爱要不要随你们的便,爱到哪里告就去哪里告,在河南周口我通吃奉陪到底,”说完大笑扬长而去。当时我们民工感觉天都塌了,我们借遍亲朋好友来到太康县修路架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不但没有得到一分血汗钱反而又搭进去四百多万,这让我们民工怎么活啊!随后我们民工将顾邵阳告上了太康县法院,连做梦都不敢想的结果是:我们农民工干一年活加上垫资一共近七百万元钱不但一分不给,顾邵阳却反告我们,太康法院不调查居然采信顾邵阳,最后法院还判决民工倒给顾邵阳几十万元钱。天理难容啊!大家商量不如一起在太康死了算了,想到上有年老的父母下有妻儿,他们就等我们回家养活啊,怎么办?说我这位年近七十身体多病的向明学又失声痛哭起来”

\
农民工吃饭睡觉的地方
 
  拿国家的钱存银行放高利贷给民工榨干血汗钱
 
  民工郑孝林告诉记者:“事情过去后两年后,我们几人来到太康县交通局了解情况,想问问我们修路的血汗钱究竟去哪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看我们可怜,悄悄告诉我们:“修建国家公路那是政府财政拨款,这个钱顾邵阳早就拿回去了,交给他行长老婆后,他老婆给存入银行,顾邵阳从银行在把钱拿出来放给你们成高利贷了,这个事都是他老婆干的,要不你们用他的高利贷那么短的时间就能给你们拿七八百万,怎么大的数目钱从哪来啊,他老婆是中国银行周口分行一个支行的行长,政府财政职能部门把工程款打给他后,他怎么能轻易地就给你们了呢,顾邵阳和他老婆互相勾结把利息算的高高的,再拖你几年不给你们钱,就从利息上算下来八百万块钱几年过后,你们大家几百万血汗钱还有吗?顾邵阳在太康乃至周口黑白通吃,建议你们到上级反映情况。你们的养家血汗钱不能就无故没了。”
 
  2018年6月13号,这些农民工带着记者来到河南周口市,想让记者帮忙找远华房地产公司老板顾邵阳谈谈,当记者一行来到该公司门前时,这个河南远华房地产公司已人去镂空,面对这种情况,农民工当场傻眼全部瘫坐在地上,欲哭无泪。就这样,固始县的这些农民工来周口太康要钱真是跑断了腿,可是换得的确是倒给他人钱。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难道世上真有这样的事吗?千真万确,不是你亲生经历谁都不会相信。对于河南周口太康这样丑恶的坑农事件,本报将继续跟踪关注报道。
\
太康县人民法院
  编辑:永红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主管:河南省老新闻工作者协会  主办:金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投稿热线:400-808-3655 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序号:豫ICP备14005751号
声明:若侵犯到您的权利 请及时联系管理人员予以修正
大别山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豫公网安备 41159002000094号